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管家婆六肖中特 > 非成字部件 >

使用汉字的东南亚国家离开汉字以后变成什么样了?地球知识局

归档日期:04-20       文本归类:非成字部件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中南半岛处于中国印度两大文明古国的交汇之处,这样地理位置决定了这里的本土文明也带有强烈的输入特征。比如中南半岛上的大国越南,其北部受到中华文明影响,南部则相当印度化,这一进程也持续良久。

  但越南的中华文化,在法国殖民者到来之后,被强行打断,成为了越南人伤心的回忆。

  秦王朝进入岭南后,中华文明也就进入了红河三角洲,甚至还在秦末建立了南越国。到了东汉中原战乱,大量具有很高文化修养的名士流亡交州,他们在当地著书立说,讲授经典,极大地促进儒家文化在当地的传播。

  比如东汉三国之间的交州本地望族士燮,就在当地教授儒家经典。为了让当地人更好的接受教化,他还亲自把汉语转述成当地方言土语,编成歌谣让当地人传唱。后来的越南历史学家对士燮十分尊崇,认为越南通诗书、知礼仪、成为文献之邦,就是从他开始的。

  到了唐代,朝廷为了带动越南地方政府的治理水平,促进其与内地的联系,特意创立了“南选”制度。也就是说一些中低级官员可以在当地产生,不必经过吏部。但地方选官常常出现徇私舞弊,于是朝廷又从北方派文化素质,施政能力较高的官员去监督当地的官吏选拔。

  由此,中原王朝发达的文教与先进的治理手段都在越南生根发芽。越南在唐末从中国独立之后,更加知道先进文明的可贵,不遗余力地效仿中国。

  在正式的外交场合,越南对中原王朝俯首帖耳,但在天朝目光注视之外,越南却以皇帝自居,还以夷夏大防的思路对待周边的东南亚民族。他们公开认为自己是“南天中华”,要对周边施行教化。

  但与中国“礼闻来学,不闻往教”的雍容和内敛相比,越南的朝贡体系就显得暴力很多。他的朝贡体系往往是用武力胁迫对方成为自己的藩属。而且和大中华对朝贡国爱而远之不同,越南总会计划一步步吞并这些国家。

  从公元980年,越南史上的前黎朝开始,越南就大肆出征,并效仿汉唐五代时期的中原王朝,对这些新征服地区实行羁縻制度——各部落在向黎氏朝廷表示臣服的同时,定期朝贡。逐渐地,越南成为了一个亚朝贡体系的核心。由此走过了800年的小中华岁月。

  在19世纪的阮朝时期,越南的朝贡体系达到巅峰,其自称有十三个朝贡国,阮朝《大南实录》甚至将中国人称为“清人”, 越南人则堂而皇之的记载为“汉人”、“汉民”,并要以“汉风”同化真腊人等。

  越南统治者并不缺乏和法国人打交道的经验。早在18世纪越南内战时期,阮福映一派就和法国人签订了盟约,获得法国军事援助,代价是割让土地,允许通商传教等等。

  后来这个阮福映还真的统一越南,建立了阮朝,放了法国人一个空头支票,被戏耍的法国人肯定不高兴。于是他们从19世纪50年代后开始步步进迫,1862第一次西贡条约开始割地,1867法军占领越南南部,1874年3月第二次西贡条约割越南南部,1884年6月巴德诺条约吞并越南全境。

  法国人从南到北一口口蚕食越南,恰如当年其一步步南进,最终把越南和朝贡国都一起打包进了法属印度支那。

  在1885年清朝正式承认法国控制越南后,法国人开始了全面殖民。与比较尊重殖民地固有风俗文化的英国人不同,素有民族主义和专制主义传统的法国人非要对殖民地彻底改造一番不可。而殖民改造中越南法国化的最大障碍,就是当地固有的中国文化影响,首当其冲的就是汉字。

  在当时,汉字传入越南已经有2000余年历史,早已融入到越南社会的方方面面。越南知识精英亲切地称汉字是“我们的文字”,汉字更是与儒家思想相结合,是“儒字”、“圣贤之字”。在官方文书、科举考试中汉字当然也是是唯一的官方文字。

  同时,越南人也模仿汉字创造了一种本土化文字——喃字。这种字与日本的片假名、朝鲜的谚文类似,都是汉字的改良品。但不同的是其他两个本土文字是越改越简单方便,而喃字却越改越复杂。喃字的形制,都是利用现成汉字或其部件组成新的本族汉字,作为借用汉语汉字的补充。现在看起来,简直是火星文。

  但喃字一方面不够有文化,不受主流精英的认可(据说越南的皇帝都只认识汉字);另一方面又过于复杂不利于在大众之间普及,只能一直依附于汉字,记录越南本土语言的发音,并随着汉字的衰微一同凋零。

  一开始,法国人尝试了直接推行法语。但和非洲殖民地散碎的口传文明不同,越南的汉字系统已经扎根在文化深处,无法用新的外语直接取代。于是在越南传教的天主教会在十七世纪研发了一套文字,用拉丁字母去记录越南发音,并在民间强力推行。这种以拉丁字母书写的越南文与汉字脱钩,能促使越南精英逐渐偏离中国文明轨迹,也就得到了殖民当局的支持。

  1917年12月21日,法属印度支那总督颁布了《印度支那联邦公共教育法》,全面废除学校的汉字教育。而在此之前,法国人就已经废除了科举制度,并把法国本土的教育体系移植到越南,学校一律用法文或者国语字教学。

  在法国殖民当局看来,这些教育制度乃一举多得:培养为殖民当局服务和亲法的本土人才、推行拉丁化文字、排挤自我意识强烈的传统精英、割断中越历史文化联系的纽带……

  越南的爱国者见此情形焦虑万分,希望能发动民间力量赶走法国人,以维护越南的文化和民族独立。但为了向下发动群众,方法却是向全越南普及字母文字,将其作为传播革命思想的工具。但这在拯救越南的民族认同的同时,却更加剧了汉字在越南的消亡。

  第一次的发动者是一群资产阶级革命者,他们在日俄战争之后东游日本访学,认识到推广文化,启迪民智的重要。回国后再河内成立了东京义塾,推广国语字,但仅仅存在了八个月便被殖民当局。

  第二次运动则由越南推动,带有阶级革命的色彩。1930年2月,越南在香港九龙成立,胡志明提出“全民教育”的口号,为了追求越南无产阶级的解放,必须推广和普及国语字,以便让广大底层人权受到教育。1938年,越共在越南本土注册国语传播会,在越南大力推广国语字。

  二战结束后,越共在北方发动“八月革命”,建立了越南民主共和国,紧接着推动了强制学习国语字的教育法令。法令还制定了相关的惩罚措施:“在一年内,全国八岁以上民众必须会读,会写国语字。一年后如还不会读写国语字将被罚款。”在扫盲的同时,汉字也彻底淡出了越南大众的视野,成为了历史的陈迹。

  那个时代的中国人,面对越南一步步去汉化,渐行渐远,心中的想法可能与现在的我们有着很大的不同。

  其一是越南远在南方,且不比朝鲜紧邻祖宗之地,在封建王朝看来谈不上什么腹心之患;其二,越南一直对大清不够忠诚,在清前期与清朝领土纷争不断,在乾隆朝还一度刀兵相见,能甩掉这个包袱可能还是好事;其三,当时法国舰队已经全面封锁台湾海峡,随时可能增兵攻陷台湾,在领土和藩属国之间,实力有限的大清只好选则了保领土,趁着胜利体面休兵算是一个好结果。

  而到了20世纪,中越两国的民族危机都加深了,双面都是难兄难弟,同病相怜,都有共同的敌人——帝国主义。而当年在日本访学的越南革命者们更是与梁启超相谈甚欢,甚至建立东京义塾的想法都是在梁启超启发之下诞生的。

  而彼时的中国同样不自信,在进步的知识精英那里,对传统的中国文化都缺乏信心,也就不会去指责其他弱小国家为挽救自己而抛弃汉字。毕竟,在新文化运动中,很多中国名人也都发出了用罗马字母取代汉字的言论。

  赵元任提出国语罗马字;瞿秋白提出拉丁化新文字;钱玄同主张的直接借用世界语。其本质都是想用字母文字来取代象形会意的方块汉字。那个时候文字改良论非常流行。

  我们今天也不必苛责当年人的操之过急的言论,但实在应该庆幸当时万般无奈的中国没有放弃传承四千多年的汉字。看看今天的越南就知道如果我们放弃汉字会面临怎样的尴尬局面了。

  在放弃汉字后,越南文化断裂清晰可见。绝大部分越南人都无法看懂100年前祖先的文字,都只能通过二手书籍去了解历史,种种以文字形式流传的历史遗产都难以代入现代生活之中,成为了真正的死去了的东西,只留给后世人无尽的叹息……

本文链接:http://meghanmbiro.com/feichengzibujian/1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