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管家婆六肖中特 > 非对称 >

科技“非对称”赶超需有战略性创新能力

归档日期:06-10       文本归类:非对称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围绕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加快推进以科技创新为核心的全面创新,习总书记指出,我们科技总体上与发达国家比有差距,要采取“非对称”赶超战略,发挥自己的优势;应该有非对称性“杀手锏”,不能完全是发达国家搞什么我们就搞什么。如何实施“非对称”赶超战略,成为我国科技界共同关心探讨的重要线届北京科博会的活动之一“2016年科技创新与城市管理论坛”在中国科技会堂召开,其主题就是“非对称赶超战略与中国特色自主创新道路”。目前,我国创新要素正在向企业集聚,企业创新能力逐步增强,但主要还是以集成创新和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为主。全国人大常委、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技术经济部部长吕薇表示,目前,我国企业技术水平和创新能力呈现二元结构,即大部分跟踪模仿的企业与少数行业排头兵并存,“我们已经涌现出一批掌握核心技术的创新型企业,但从总体上看,企业的研发活动还不够活跃,2014年,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研发支出占主营业务销售收入的比例只有0.8%”。目前,我国国内有部分企业已经从追赶实现了和国际同步,少数已经进入世界前列。然而,总体上我国仍然是一个技术和知识产权净进口国。据统计,我国近些年货物贸易每年都是顺差,而知识产权进口和许可则是逆差100多亿美元。国际上对我国创新能力是这样评价的:制造业能力排世界前列,创新能力居中上。2015年,欧洲工商管理学院和世界知识产权组织联合发布全球创新指数,我国在141个国家中居第29位,属于中等偏上的水平。吕薇认为,中国的创新模式有多种类型,有的是依托国家重大建设工程项目,有的是以技术成果产业化创新创业来推动的,有的是以举国之力实现重点技术突破,有的是具有中国特色的突破性创新。她认为,在部分企业实现从跟踪向并行赶超转变的过程中,有四个因素要重点关注:一是开放创新。如华为主要是以融入国际市场和国际标准,参加国际标准联盟,担任5G小组的组长,逐渐成为业界技术领先者的。二是具有中国元素的创新。如汉字激光照排、杂交水稻、青蒿素等都是具有中国特色的技术创新。三是在制度薄弱的环节突破垄断,满足市场多元化需求,这一点在电信行业比较明显。四是持久创新保持竞争力,因为这是一个长期渐进的过程。吕薇特别强调:“在创新转型期,创新治理模式需要转变,因为在技术追赶阶段和前沿技术领域以及突破创新阶段,政府的作用是不一样的:在技术追赶阶段,技术和市场是成熟的,可以通过计划和政府安排项目来引进技术消化吸收再创新;但是在前沿技术领域,技术和市场是不成熟的,要通过市场进行选择,而政府的主要作用则是支持前期研发和示范项目。”中国科协创新战略研究院院长、中国科普作家协会副理事长罗晖认为,实现“非对称”战略赶超,要研究后发国家赶超历史经验,不能陷入跟踪陷阱。实现“非对称”战略赶超,要争取在颠覆性技术方面实现突破性进展,从而实现弯道超车。所谓颠覆性技术,指的是对传统或者主流技术途径产生颠覆性效果的技术,可能是全新的也可能是跨学科、跨领域技术的集成应用。麦肯锡研究院列举了12项颠覆性技术:移动互联网、知识工作自动化、物联网、云计算、先进机器人、自动驾驶汽车、下一代基因组学、储能技术、3D打印、先进材料、先进油气勘探开采、可再生能源。罗晖表示,做技术预见和颠覆性技术预见,首先要开展定性调查,针对颠覆性征询高水平专家意见并发放问卷,形成的成果征询高层次专家和企业家观点,如果看到有一部分领域高频次出现,就意味着形成了共识,如像基因组学、量子信息技术、3D打印、能源生产与智能管理,就是通过专家问卷调查反映相对比较集中形成共识的。对我国应该超前谋划布局的建议,主要集中在基因组学、细胞技术与生命机理探索、新材料、3D打印、机器人、人工智能、量子计算与量子通讯、生态农业、精准农业等领域。“我们要考虑在创新模式方面,我们的力量布局能否适应现在柔性动态并且能够鼓励前沿探索的创新模式?我们目前的力量布局能否适应新的市场?”罗晖说。中国科协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王春法认为,“非对称”赶超战略是一种国家战略,是一种以科技创新为核心的战略,其核心和关键是形成战略性创新能力。而战略性创新能力包括以下五个方面的能力:一是技术预见能力,即根据社会经济发展的客观实际,明确界定所需要的产品和服务状况,阐明什么样的科学技术能满足这种需求,并在此基础上辨认出未来技术创新的方向。二是战略选择能力,即对未来潜在的市场、可能的产品型号或替代技术以及必要的组织架构、核心人员做出选择并获得关键资源的能力。三是科技知识的获取能力,包括信息搜索能力、基础研究能力、应用研究能力、产品开发能力、人才培养能力、技术吸收能力,以及产品特定化的能力等。四是资源动员协调能力,即动员资源将相关科学技术知识付诸应用并实现价值创造的能力,也可以称之为资源动员能力或者经营能力。五是学习与纠错能力,即根据科技、市场环境变化及时进行战略调整的能力,包括从以前的成败经历中吸取经验教训并改正错误,及时分析市场信号并采取恰当措施,在整个经济社会系统中进行技术扩散的能力。王春法表示,一个国家有无创新能力,既取决于它的科学技术基础设施、人力资源的规模与结构,以及科学技术研究水平,同时也取决于经济发展阶段、市场发育程度以及相关制度安排。

本文链接:http://meghanmbiro.com/feiduichen/6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