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管家婆六肖中特 > 非对称 >

好书赠送:黑天鹅作者最新大作《非对称风险

归档日期:06-12       文本归类:非对称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今天再次和大家推荐一本好书,黑天鹅的作者塔勒布新书《非对称风险》。这本书的英文版《Skin in the Game》其实我们在去年就给大家做了推荐。也很高兴最近中信出版社推出了中文版。我们生活中会面临各种各样的风险。理论上,风险应该对应收益。比如把钱存在银行是没有风险的,收益率也很低。但是你把钱加100倍杠杆去交易外汇,收益可能很大,但是爆仓的风险极高。然而,很多时候,我们却会发现风险和收益的不对称。

  我们会在下面详细和大家讲讲这本书的精髓,不过我想先说说这本书对我最大的个人影响。这本书讲到了一个为人处世的黄金法则:你希望别人怎么对你,那么你就应该怎么去对别人。大部分人做不到这个黄金法则,那么更具普遍性的是白银法则:你不希望别人怎么对你,那么你就不该这样对别人。

  这段话,仅仅是书本中的一小部分内容,对我个人的影响极大。你希望别人对你坦诚,为你考虑,对你善良,那么你先应该用这种方式对别人。或者至少,不要用你不希望别人对你的方式,去对待他人。

  《非对称风险》的英文名字叫做《Skin in the game》,其实源于塔勒布自己很爱说的一句话:if you have no skin in the game, you shouldnt be in the game.这句话背后就是我们常说的“代理人风险”。代理人风险经典的案例是股票经纪商,他给客户指导股票买卖的建议,却自己并不参与,而是收取佣金。于是,有人就会说“客户的游艇在哪里”?甚至基金经理,也经常会有这种“代理人风险”。许多基金经理自己的钱并没有投入到产品(no skin in the game),那么亏钱就是亏客户的钱,赚钱自己还能提成或者拿奖金。

  塔勒布所有的书籍,都是指向一个理念:世界的不确定性。现实世界不是概率平均分布的,而是混沌的,混合了平均斯坦和极端斯坦的元素。理想中的世界很多都是线性的,但是现实世界很多是非线性的。我们看到的成功和失败其实被马太效应放大了最初的随机性。我们的世界是由极端、未知和非常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主导的,黑天鹅其实是常态。

  塔勒布的每一本书都传承了前一部作品的基因。《黑天鹅》的创作始于《随机漫步的傻瓜》中一次相关的讨论;《反脆弱》里面谈到的随机事件的凸性问题,在《黑天鹅》一书中亦有所论述;《实盘游戏》也如出一辙,在《反脆弱》一书中就有专门的一章讨论不能牺牲他人利益来增强自身的反脆弱的能力。只是每本书所探讨的重点不同。在《黑天鹅》中,塔勒布向我们揭示了极其罕见而不可预测的事件如何潜伏在世间万物的背后;在《反脆弱》中,塔勒布极力为不确定性正名,让我们看到它有益的一面,甚至证明其存在的必要性;在这本书中,塔勒布指出,不同的市场参与者所承担的风险收益极不匹配,风险在不同的承担主体中呈现极强的非对称性,久而久之就会导致系统的不平衡,进而可能导致“系统性风险”的爆发。

  塔勒布在书中举了一个典型的非对称性的例子——罗伯特·鲁宾式的勾当。从交易的角度看,这是一个只赚不赔的好买卖。在从美国财政部长位置上退位后,Rubin从花旗银行收取了价值超过1.2亿美元的顾问费,包括股票的期权费。最终的花旗银行在金融危机倒闭,靠着纳税人的钱买单。Rubin不用退钱,不用负责。这是一个不会输的抛硬币游戏。正面,他赢了;反面,他说是黑天鹅。

  当赚钱的时候,那些如罗伯特·鲁宾式的人物,当然会把利润装进自己兜里;但当遭遇亏损的时候,他们却让别人替自己承担损失,而他们自己将责任诉诸黑天鹅事件。面对这种生活中隐藏的非对称性,塔勒布提出了一个原则,即《汉谟拉比法典》原则——如果一个建筑师建造的房子倒塌并致屋主的儿子死亡,则建造该房屋的建筑师的儿子应该被处死。概括来讲,这个原则就是,人们在面对不确定性和外部压力时,只有身临其境、设身处地,并亲自承担风险,才能正确的面对生活中的风险。

  所有的行为,都是要有代价的。Freedom is not free。自由是最昂贵的。任何一种收益的获得,都需要付出成本。投资中我们会看重风险收益比,但是生活中的决策里,却有着许多风险收益比失衡的情况。你只有在决策流程中有了“代价”,才会从失败中学习,系统才能够进化。如果没有负面的反馈机制,一个人或者一个系统无法改良和进化。我们生活中很多职业都会为结果付出代价。飞行员开飞机出事故,自己也会和机上的乘客一起丧命。医生如果做手术失败,是要付出声誉的代价,甚至会面临法律诉讼。

  如果没有代价,就会出现“代理人风险”。这个在投资中我们经常会面临。有人拿着客户的钱去赌一把,赌赢了他功成名就,赌输了亏的是客户的钱。在美国对冲基金行业,大家都担心的就是这种“代理人风险”。而且如果没有代价,那么失败的学费是白交的。只有痛苦,才能让一个人刻骨铭心,才能真正学到东西。

  那么生活中,其实也应该有机遇决策的风险收益匹配,这就是利益攸关性。现实生活中,这种相关性有三类:1)没有利益攸关:比如前面提到的Robert Rubin Trade。花旗倒闭,他不需要赔付一分钱。包括一些职业经理人,公司倒闭他们依然不用把高薪吐出来。一些政客,他不用为自己的建议负责。朋友圈无脑转发一些吸引眼球文章的人(许多人甚至就看个标题,内容都没看过);2)利益攸关群体:比如有些基金经理自己的钱都买自己的产品,国家的公民,公司的企业家或者合伙人,金融市场的投机客;3)灵魂攸关:把别人的利益当做自己的利益。比如士兵,革命者,圣人,信仰者,创新者。

  我们再拿金融行业的职业来一个例子。今天,自由职业已经贯穿到几乎所有行业,但是我们发现大部分公司的关键岗位,一定还是传统的雇员。比如我们曾经想过,研究所完全可以将一部分研究外包,由自由职业研究员撰写,甚至去路演。但是为什么没有发生呢?因为这个条件下,你对自由职业分析师是不可把控的。比如你和这个分析师约定每个月要去机构客户路演10场。在一开始进行了多次服务后,有一天这个分析师却拒绝了。因为另外一家券商这一天给他更高的工资去服务其他人。在重要的岗位,即使效率低下公司还是愿意以雇佣制度而非外包给自由职业。

  今天,许多人说要创业,要实现自由。但是这些人是直面风险没有保障的。雇员虽然没有自由,但有安全性做保障。Freedom is not Free!关于Freedom is not Free,本书有一个小故事。有一天野狼遇到了家狗。家狗向野狼炫耀,每天都有好吃的,还有固定安稳的住所,生活美滋滋的。野狼听了很心动,想着加入家狗的生活。结果仔细一看,发现了家狗脖子上的项圈。于是野狼赶紧走了。Better starve free than be a fat slave。有人选择自由,有人选择被圈养,任何事情都有成本。

  为什么会出现知行不合一?在现实生活中,知和行是割裂的,许多人知道应该这么做,却没有这么做。这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塔勒布提出了一个很好的角度,他认为“行为”更重要。要从“行为”背后去观察原因,从而获得真实的“知”。这样才能实现“知行合一”。这一点和达利欧说的,要用现实的眼光看世界是一样的。

  在这本书中,塔勒布还提到了一个词Ergodic(遍历性)。假设一个赌场的输光率只有1%。那么100个人去了这个赌场后,99个人是不会输光的。这个赌场并不是一个危险的场所。但是反过来,如果一个人去赌场100次,那么他输光的G概率有多高?几乎是肯定的。这个道理解释了空间上和时间上的数学期望是不一样的。这里再举一个例子,如果有一个赌博游戏,你投入1元,赢了变成1.5元,输了变成0.6元。这个游戏的数学期望值是正5%。你玩100次,每次投入1元,从概率上能赚5元。这时候有一个叫做小熊的散户。他发现这个游戏的数学期望值5%太少了,赚钱速度太慢了。于是他会把所有资金投入这个游戏,连续滚动下去。那么这个游戏的数学期望值变成了每玩两把亏损10%(0.6*1.5)。这样小熊同学不断玩下去,就破产了。

  我们一直说过,不承担风险,就是最大的风险。活着就是承担风险,思考生活和投资中的各种风险,以及各种风险收益比。当然,本书大量的章节提到了Soul,灵魂。这点和我们相信爱的力量是一样的。全世界最大的风险是没有爱,最伟大的力量也是爱。这里就不是put skin in the game, 而是put our skin in thegame。

  作为送给粉丝的一个福利,由中信出版社赞助送出5本书给大家,截止到本周日,留言点赞前五名将会获得本书,欢迎大家参与!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本文链接:http://meghanmbiro.com/feiduichen/6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