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管家婆六肖中特 > 非对称 >

什么是非对称军事

归档日期:07-12       文本归类:非对称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不对称作战 不对称作战,是指用不对称手段、不对等力量和非常规方法所进行的作战;不对称军事理论,是指用以指导不对称作战的知识体系;不对称军事理论研究,是指为形成不对称军事理论而进行的学术活动。战争发展至今天,如果不能在与敌方的理论角逐中占据上风,那么在实战中也就很难争得主动。 20世纪80年代前后,针对原苏军的“大纵深战役理论”,美军则提出了“空地一体作战理论”。同时期,“华约”考虑到“北约”防御外壳坚硬,但纵深短浅、缺少预备队的情况,提出了“战役机动集群”和“空中———地面突击”的战役思想。应当说,所有后一种作战思想和理论的提出,都有效地遏制了前一种作战思想和理论的锐气。 军事科学研究与其他门类科学研究的明显区别就在于始终有个不在场的对手制约着。战争有一般性的规律,军事科学研究也有普遍性的特点,这就决定了敌对双方在军事理论研究的方法上,可以有一些共同之处。但由于任何一种军事理论的价值都主要表现在能够有效地与敌方的军事理论相抗衡,因此,寻求不对称军事理论研究的最有效的方法,应该是反敌之道而行之。 一个时期以来,一些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军队,仰仗先进的武器装备,建立了一套技术制胜的军事理论。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些发达国家军事理论的核心,就是技术制胜论。由于历史的原因,在可以预见到的一个时期内,武器装备敌优我劣的状况还不能从根本上改变。这种情况决定了我们只有在发挥主观能动性上高敌一筹,才有可能战胜敌人。事实已经证明,我军新时期的军事理论研究,在突出东方智慧,如何以劣势装备战胜优势装备敌人方面,的确取得了很多有价值的研究成果。例如,从80年代初以来,在李炳彦等同志的共同努力下,已构建了具有我军特色的军事谋略理论体系,就是一种不对称研究的成果。战争史表明,高敌一筹的谋略运用,是劣势装备之军战胜优势装备之敌的法宝。在新军事革命的浪潮中,反映我军特色的军事谋略学,仍需要借机深入开拓,大力发展。丢掉自己的特色,完全跟着人家跑,只能受控于人家,而无法超越人家。 “不对称作战”不但是一种作战思想和理论,而且也是一种解决战争问题的方法论。这种方法论告诉我们,敌人希望我们干的,我们绝对不干;敌人最为担心的事情,我们就坚决做下去。美军在《2020年联合构想》中指出:“今天,我们拥有无可匹敌的常规作战能力和有效的核威慑能力,但这种有利的军事力量对比不是一成不变的。面对如此强大的力量,潜在对手会越来越寻求诉诸非对称性手段……发展利用美国潜在弱点的完全不同的战法。” 进行不对称军事理论研究,首先应该弄清这样的问题:在与敌人或潜在对手的比较中,什么是我们的长处和强项?什么是我们的短处和弱项?我们的长处和强项能否有效地对付敌人的长处和强项?我们的短处和弱项能否有效地避开敌人的长处和强项?通过哪些途径、运用什么方法才能做到扬长避短、以强击弱?怎样才能实现以劣势装备战胜优势装备的敌人?只有全面而深刻地从理论上回答所有这类问题,才能建立起不对称军事理论。 不对称军事理论研究的指南,是我军新时期军事战略方针。“不对称”从敌对双方而言,是一个相互作用的过程。当敌人对我军以往的战争准备情况已经较为熟悉时,我们如果以自己的“不变”来应付敌人的“已变”,那将极为被动。从这种意义上说,“不对称”的实质就在于求“变”。我军新时期军事战略方针,要求把战争准备的基点放在打赢现代技术、特别是高技术条件下的局部战争上。这同我军以往所致力的“早打、大打、打核战争”的战争准备有着根本性的不同。适应新情况,改变自己,着眼新情况,发挥自己的优势,是谋“打赢”之必须。 进行不对称军事理论研究最重要、最基本的要求,是务必突出我军特色。为此,应着力做好下述三点: 一是死死盯住作战对手不放。就军事理论研究的整体而言,不都是对抗性的。但是,不对称军事理论研究,必须具有很强的对抗性。研究者必须具有很强的敌情观念,必须具有很强的对抗意识,从而使这种研究活动具有很强的指向性。在对手或潜在作战对手还没有明确提出针对我方的作战理论的情况下,不对称军事理论研究应尽最大可能去掌握对方的情况,从而有针对性地探讨制敌之策;在敌人已经抛出某种作战理论的情况下,不对称军事理论研究必须逐条逐项地制定出对付敌人的反措施,而且这些反措施应当是出敌意料的。进行不对称军事理论研究,应经常站在敌人的角度,来“反观”我们已有的科研成果。 二是不能盲目地跟着他人跑,尤其不能跟着他人炒作。曾经指出:近些年来,我们在军事理论研究上取得了一些可喜的成果。但是应该看到,我们的军事理论研究特别是对高技术战争的研究还很不深入、很不系统,有分量的东西还不多。之所以如此,我认为与近些年来我军学术界存在着的“炒作”现象不无关系。一个时期以来,外军一有什么新提法,在我军学术界便会跟着一起喊。有些东西在外军不过是刚刚提出的一家之言,在我军便开始了全方位的论证。形象一点说,外军学术界一打“雷”,我军理论界便有“雨”。严格说来,这种带有 “炒作”性质的学术活动,与密切关注外军动向、跟踪外军发展趋势是有根本区别的。世界的情况很复杂,理论误导是国际上一个值得警惕的现象。前不久,有外电报道说,针对近年来在日本出现的一股炒作信息技术的现象,三菱综合研究所顾问牧野升谆谆告诫日本民众:“在信息技术领域不要被美国牵着鼻子走。” 我们也可以说,军事理论研究要借鉴外军,但不要被外军牵着鼻子走。 三是应该高扬我军自己的创新性理论成果。如果笼统地断言我军的学术研究缺少新意,恐怕难以被人接受。但我军学术界对外军的一些新提法较为重视,对我军自己的创新性科研成果有所忽视,想必也是不争的事实。例如,近些年学术界谈论较多的一些所谓的新东西,如非对称性作战、全维作战、精确作战、网络战、非接触作战、计算机病毒战、指挥控制战、黑客战等,大都是由外军首先提出来的。记得在70年代末、80年代初,为了有效地抗击外敌地面大规模入侵,我军学术界提出了打不远离阵地的中小规模的运动战、依靠网状阵地抗击敌集群坦克等一系列新的作战思想和理论。每一种新思想和新观点的提出,都会引来热烈的讨论和争鸣。80年代中期也是如此。由《军事论坛》发起的“未来战场设计” 、“国防发展战略思考”等热点问题,引起了广泛的参与和讨论。那时,各种新思想、新观点,都是自己的创造,而较少照搬照抄他人。实事求是地讲,我军学术界一直不乏各种创新性的观点和思想,特别是我军新时期军事战略方针提出以来,围绕着如何打赢高技术条件下局部战争这一问题,我军学术界也有人提出富有创新性的观点。例如,“结构破坏战”、“叠加式战役指挥”、“火力兵力集散度”、“战场态势感知能力”、“积木式战役编组”等一系列的新概念、新术语。但学术界对这些新东西的回应之声很小。笔者认为,“孩子还是自己的好” 。自己的创造,即便不成熟,也应多扶植。 总之,不对称理论研究是创新性研究。fr=qrl

本文链接:http://meghanmbiro.com/feiduichen/7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