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管家婆六肖中特 > 非过程语言 >

清醒点吧!语言 被毁 的罪魁祸首绝非只有青少年

归档日期:05-27       文本归类:非过程语言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Dont grill, dude,」这是记者在高中时期听到男孩子们间相互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实际上,它的意思是:「老兄,请不要再来烦扰我!」与此同时,「budget」往往会简称为「budge」,即以一种非常糟糕的方式来表示某些东西可能是非常廉价的。而「Blatantly」通常被用来表示某些事情需要特别的强调及说明。

  也许从 1999 年开始,除了在老朋友间听到过类似的讽刺性的说话方式外,作者从来都没有听过这些说法。他非常肯定,这是因为那时没有任何人曾在他的家乡——费城地区的学校里说过这样的话。更广泛地讲,这是一个会将令人愉悦的环境说成「phat(酷毙了)」;难对付的朋友说成「spazzes(怪人)」;以及用「psyche(精神病)」或「sike(生病)」来嘲笑别人的时代。然而,90 年代末,所有的俚语都颠覆了:它开始流行了!

  流行词在当今的社交网络连接中有着不同的轨迹。像 Vine 和 Twitter 这样的社交平台帮助了原本保留在当地的具有地区性的俚语进行大范围的传播并做出了相应的规范。当然,当某些品牌想试图借鉴使用这样的说法时,互联网的出现的确缩短了一些俚语的生命周期。

  随着语言的不断演变,新形式的语言进入主流,青少年经常被指责成降低语言水准的始作俑者。在某些情况下,他们更喜欢在朋友间相互发送短信时用这些语言。虽然从外表来看,这些新语言的使用对通信的正常交流产生了影响,但是,实际上,青少年对语言水准的影响远不及人们所指责的那样。这个非常关键的结论是由堪萨斯州大学英文系助理教授 Mary Kohn 所做的一项有关语言学研究的分析而得到的。她表示,「随着年龄的增长,一个人的大白话会随着时间的推移、个性的改变以及社会地位的变化而变化。在一定程度上,对于语言的持续性变化归因于青少年,是严重的夸大了事实的本身。促使青少年尝试新形式语言的各种因素同样适用于生活在不同年龄段、不同阶级的人们。」

  「作为一个结果,语言的不断变化可能归因于强有力的社会动机、特定社会群体的身份亦或是社会结构的改变,」Kohn 告诉记者。「当然,我们也拥有着相当稳定的个体语言,只是不会表现在生命周期上的变化。这一切可能取决于每个人对俚语的喜好程度和个人立场。」

  这可能是因为有着特权地位的人不需要面对社会的压力来适应他们的语言,但也许会有更多的压力。Kohn 说道,「语言的灵活性除了需要考虑到年龄的因素之外,还有对语言的投入及社会因素,当然还包括个人因素。值得注意的是,这些个人因素往往是『很难确定、难以琢磨的』。」

  在她最近的研究中,Kohn 使用了音频数据库,并邀请了数十名儿童来参加这项研究。通过对他们进行采访并将他们的声音特性记录下来,整个研究周期将从婴儿时期开始直到他们 年满 20 周 岁(该音频数据库还会记录他们家庭成员、朋友和老师的声音)。她研究了孩子们在生活中的四个关键阶段(包括四年级、八年级、十年级和二十周岁),通过分析声波来发现他们的发音是如何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改变的。虽然她的研究专注于发音,但是她发现人们所认为的青少年的语言及思考方式严重影响到语言的发展和水准是一个非常狭隘的观点。之所以会有这样的发现,是因为在整个研究过程中,并没有出现支持这一观点的有力证据。不可能因为你是一个十几岁的青少年,就意味着你的语言会不断的改变,即使是在生活中的各个关键阶段,也并不意味着你的语言改变会广泛的影响到语言的变化趋势。

  语言模式在很大程度上会包含身份环境等因素的存在。Kohn 相信,人们对语言的选择往往与生命的改变有着重要的联系,例如,当你开始上学时、开始从事一份新的工作时亦或是有了孩子时,你所说的话都会有着不同程度的变化。对于某些俚语使用的持久性而言,当人们在改变社会背景或是个人生活时,俚语的使用都会做出相对应的改变。

  「为什么有些词语起初会突然间人气飙升,但结果却落了个玉石俱焚的下场:比如,非常不幸的『fleek』或是我这一代人所使用的『joshin』和『betty』。而其他的一些词语却有着非常长的生命周期,对我而言,这一情形依然是个谜,」Kohn 告诉记者。「『Dude』被用作『老兄』的意思已经近一个世纪的时间。如果一个词语迅速地在妈妈的嘴里或是电视演员的嘴里出现并蔓延,那么它将不会成为某一特定群体所使用的专有词语,其结果注定将会是失败的。」

  2014 年,为了颂赞『bae』这个词语的使用,我的同事 James Hamblin 也提出了类似的观点。他写道,「在任何情况下,一个词语的商业利用都将成为终结其潮流的信号。但是,就像 Kwame Opam 在 The Verge 上所说的,『为城市青年文化所用』可以消除这些不相关的情况。」(然而,『bae』这个词已经被潮流所淘汰。去年,Robin Boylorn 在撰写《The Guardian》时表示,黑人们终于可以重新开始使用这个俚语了。)

  所有的这一切都强调语言的使用与你是什么样的人一点关系都没有,即使它可以用来表示你是谁。从文化角度来说,人们常常认为这与世代的相传承是分不开的。从语言角度来看,它只是另外的一个故事罢了。

  那么问题来了,人类的语言文化可以被外界所影响吗?无独有偶,一个与此相关的失败案例出现在了 1992 年的 《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 上,成为当时的一大笑话。报纸所报道的俚语仅仅是来源于采访的一名曾在西雅图唱片公司工作过的 25 岁女性。后来据她透露,她专门为《纽约时报》的这次采访而定义了一些所谓的俚语,包括「wack slacks」、「lamestain」等,遗憾的是,没有一个被人们所记住。最终,《纽约时报》 只能选择当下流行的俚语来作为真实的例子印刷发布。

  不过,越来越多的词语流行起来或被淘汰并没有引起人们过多的注意与发现。去年,Kohn 的另一位同事 Megan Garber 发现,当你想要表达「是的」的意思时,已经不再是过去的「yes」或「yeah」,而是出现了更多的表达方式:「yessssss」、「yaaaaas」以及「yiss」。Megan Garber 表示,这一现象的出现主要是因为现在的人们更愿意使用长一点的词语来表达出自己的心情或是想法。

  对于人类来说,任何的形式或方法都不可能阻止语言的不断发展与变化,甚至是保守派的语法都在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发生着改变。值得注意的是,理解文化不单单只是沿袭着以往的语言规则,我们需要不断地创造新的事物,摒弃废旧的事物,循序渐进地发展下去。青少年为什么会被老一代所指责,终究是因为所处的环境、所考虑的身份地位不一样罢了,我们需要顺应语言的发展,接受语言的改变。总而言之,让我们去面对它,做出漂亮的让步。

本文链接:http://meghanmbiro.com/feiguochengyuyan/494.html